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漠

只看不说,只谈风月,行不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、有朋来访,快乐!欲看我更多诗词,加博友可亦。2、并非不关心时事,只是没有发言权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板桥杂记》【网海拾贝】  

2017-02-02 23:49:27|  分类: 网海拾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大漠:引来学习共赏

《板桥杂记》【网海拾贝】 - 大漠 - 大漠

《板桥杂记》是作于康熙三十二年(1693年)。记载狭邪之事,共分3卷,上卷雅游,中卷丽品,下卷轶事。
其自序曾阐述了以狭邪、艳冶之事生发感慨的原因,  认为:“鼎革以来,时移物换。  十年旧梦,依约扬州。
一片欢场,鞠为茂草。红牙碧串,妙舞清歌,不可得而闻也; 洞房绮流,湘帘绣幕, 不可得而见也; 名花
瑶草,锦瑟犀毗,不可得而赏也。 间亦过之, 蒿藜满眼 ,楼馆劫灰,美人尘土,盛衰感慨,岂复有过此者
乎!”因此,极力渲染当年的繁华,以对照今日的凄凉,是这本笔记的写作上的特点。


以下正文

 《板桥杂记》【网海拾贝】 - 大漠 - 大漠   
 
或问余曰:“《板桥杂记》何为而作也?”

  余应之曰:“有为而作也。”   或者又曰:“一代之兴衰,千秋之感慨,其可歌可录者何限,而子唯狭邪之
是述,艳治之是传,不已荒乎?”

  余乃听然而笑曰:“此即一代之兴衰,千秋之感慨所系,而非徒狭邪之是述,艳治之是传也。  金陵古称
佳丽之地,衣冠文物,盛于江南,文采风流,甲于海内。白下青溪,桃叶团扇,其为艳冶也多矣。洪武初年,
建十六楼以处官妓,淡烟、轻粉,重译、来宾,称一时之韵事。自时厥后,或废或存,迨至三百年之久,而
古迹寝湮,所存者为南市、珠市及旧院而已。南市者,卑屑妓所居;珠市间有殊色;若旧院,则南曲名姬、
上厅行首皆在焉。余生也晚,不及见南部之烟花、宜春之弟子,而犹幸少长承平之世,偶为北里之游。长板
桥边,一吟一咏,顾盼自雄。所作歌诗,传诵诸姬之口,楚、润相看,态、娟互引,余亦自诩为平安杜书记
也。鼎革以来,时移物换,十年旧梦,依约扬州,一片欢场,鞠为茂草,红牙碧串,妙舞清歌,不可得而闻
也;洞房绮疏,湘帘绣幕,不可得而见也;名花瑶草,锦瑟犀毗,不可得而赏也。间亦过之,蒿藜满眼,楼
馆劫灰,美人尘土,盛衰感慨,岂复有过此者乎!郁志未伸,俄逢丧乱,静思陈事,追念无因。   聊记见闻,
用编汗简,效《东京梦华》之录,标崖公蚬斗之名。岂徒狭邪之是述,艳治之是传也哉。”

  客跃然而起,曰:“如此,则不可以不记。”于是《板桥杂记》作。

《板桥杂记》【网海拾贝】 - 大漠 - 大漠
 


金陵为帝王建都之地,公侯戚畹,甲第连云,宗室王孙,翩翩裘马,以及乌衣子弟,湖海宾游,靡不挟弹吹
箫,经过赵、李,每开筵宴,则传呼乐籍,罗绮芬芳,行酒纠觞,留髡送客,酒阑棋罢,堕珥遗簪。真欲界
之仙都,升平之乐国也。

  旧院人称曲中,前门对武定桥,后门在钞库街。妓家鳞次,比屋而居,屋宇精洁,花木萧疏,迥非尘境。
到门则铜环半启,珠箔低垂;升阶则猧儿吠客,鹦哥唤茶;登堂则假母肃迎,  分宾抗礼;进轩则丫鬟毕妆,
捧艳而出;坐久则水陆备至,丝肉竞陈;定情则目眺心挑,绸缪宛转,纨绔少年,绣肠才子,无不魂迷色阵,
气尽雌风矣。妓家,仆婢称之曰娘,外人呼之曰小娘,假母称之曰娘儿。有客称客曰姐夫,客称假母曰外婆。

  乐户统于教坊司,司有一官以主之,有衙署,有公座,有人役、刑杖、签牌之类,有冠有带,但见客则
不敢拱揖耳。

  妓家分别门户,争妍献媚,斗胜夸奇,凌晨则卯饮淫淫,兰汤滟滟,衣香一园;停午乃兰花茉莉,沉水
甲煎,馨闻数里;入夜而擫笛搊筝,梨园搬演,声彻九霄。李、卞为首,沙、顾次之,郑、顿、崔、马,又
其次也。 长板桥在院墻外数十步,旷远芊绵,水烟凝碧。迥光、鹫峰两寺夹之,中山东花园亘其前,秦淮朱
雀桁绕其后,洵可娱目赏心,漱涤尘俗。每当夜凉人定,风清月朗,名士倾城,簪花约鬓,携手闲行,凭栏
徙倚。忽遇彼姝,笑言宴宴,此吹洞箫,彼度妙曲,万籁皆寂,游鱼出听,洵太平盛事也。

  秦淮灯船之盛,天下所无。两岸河房,雕栏画槛,绮窗丝障,十里珠帘。主称既醉,客曰未晞。 游揖往
来, 指目曰:某名姬在某河房, 以得魁首者为胜。 薄暮须臾,灯船毕集,火龙蜿蜒,光耀天地,扬槌击鼓,
蹋顿波心。自聚宝门水关至通济门水关,喧阗达旦。桃叶渡口,争渡者喧声不绝。余作《秦淮灯船曲)中有
云:

  遥指钟山树色开,六朝芳草向琼台。
  一围灯火从天降,万片珊瑚驾海来。

  又云: 
 
       梦里春红十丈长,隔帘偷袭海南香。
  西霞飞出铜龙馆,几队娥眉一样妆。

  又云:

  神弦仙管玻璃杯,火龙蜿蜒波崔嵬。
  云连金阙天门迥,星舞银城雪窖开。

  皆实录也。嗟乎,可复见乎!

《板桥杂记》【网海拾贝】 - 大漠 - 大漠
 

  教坊梨园,单传法部,乃威武南巡所遗也。然名妓仙娃,深以登场演剧为耻,若知音密席,推奖再三,
强而后可,歌喉扇影,一座尽倾,主之者大增气色,缠头助采,遽加十倍。至顿老琵琶、妥娘词曲,则衹应
天上,难得人间矣!

  裙屐少年,油头半臂,至日亭午,则提篮挈榼,高声唱卖逼汗草、茉莉花,娇婢卷帘,摊钱争买,捉膀
撩胸,纷纭笑谑。顷之,乌云堆雪,竟体芳香矣。盖此花苞于日中,开于枕上,真媚夜之淫葩,殢人之妖草
也。建兰则大雅不群,宜于纱幮文榭,与佛手木瓜同其静好,酒兵茗战之余,微闻香泽,所谓王者之香,湘
君之佩,岂淫葩妖草所可比拟乎。

  南曲衣裳妆束,四方取以为式,大约以淡雅朴素为主,不以鲜华绮丽为工也。初破瓜者,谓之梳栊,已
成人者,谓为上头,衣饰皆客为之措办。巧样新裁,出于假母,以其余物自取用之。故假母虽年高,亦盛妆
艳服,光彩动人。衫之短长,袖之大小,随时变易,见者谓是时世妆也。

  曲中女郎,多亲生之,母故怜惜倍至。遇有佳客,任其留连,不计钱钞,其伧父大贾,拒绝弗与通,亦
不怒也。 从良落籍,属于祠部。亲母则所费不多,假母则勒索高价,谚所谓“娘儿爱俏,鸨儿爱钞”者,盖为
假母言之耳。

  旧院与贡院遥对,仅隔一河,原为才子佳人而设。逢秋风桂子之年,四方应试者毕集,结驷连骑,选色
歌,转车子之喉,按阳阿之舞,院本之笙歌合奏,迥舟之一水皆香。或邀旬日之欢,或订百年之约。蒲桃
架下,戏掷金钱;芍药栏边,闲抛玉马,此平康之盛事,乃文战之外篇。   若夫士也色荒,女兮情倦,忽裘
敝而金尽,遂欢寡而愁殷。虽设阱者之恒情,实冶游者所深戒也,青楼薄幸,彼何人哉!

  曲中市肆,清洁异常。香囊、云舄、名酒、佳茶、饧糖、小菜、箫管、琴瑟,并皆上品。  外间人买者,
不惜贵价;女郎赠遗,都无俗物。正李仙源《十六楼集句》诗中所云“市声春浩浩,树色晓苍苍。  饮伴更相
送,归轩锦绣香”也。

  发象房,配象奴,不辱自尽;胡闰妻女发教坊为娼:此亘古所无之事也。追诵火龙铁骑之章,以为叹息。

  虞山钱牧斋《金陵杂题绝句》中,有数首云:

  淡粉轻烟佳丽名,开天营建记都城。
  而今也入烟花部,灯火樊楼似汴京。

  一夜红笺许定情,十年南部早知名。
  旧时小院湘帘下,犹记鹦哥唤客声。

  借别留欢恨马蹄,勾栏月白夜乌啼。
  不知何与汪三事,趣我欢娱伴我归。

  别样风怀另酒肠,伴他薄幸奈他狂。
  天公要断烟花种,醉杀瓜洲萧伯梁。

  顿老琵琶旧典型,檀槽生涩响零丁。
  南巡法曲谁人问?头白周郎掩泪听。

  旧曲新诗压教坊,缕衣垂白感湖湘。
  闲开闰集教孙女,身是前朝郑妥娘。 


新城王阮亭《秦淮杂诗》中有二首云:

  旧院风流数顿杨,梨园往事泪沾裳。
  樽前白发谈天宝,零落人间脱十娘。

  旧事南朝剧可怜,至今风俗斗蝉娟。
  秦淮丝肉中宵发,玉律抛残作笛钿。

  以上皆伤今吊古、慷慨流连之作,可佐南曲谈资者,录之以当哀丝急管。黄山谷云:“解作江南断肠句,
世间唯有贺方回。”倘遇旗亭歌者,不能不画壁也。

《板桥杂记》【网海拾贝】 - 大漠 - 大漠
 


 金陵都会之地,南曲靡丽之乡。纨茵浪子,潇洒词人,往来游戏,马如游龙,车相接也。其间风月楼台,
尊罍丝管,以及栾童狎客,杂妓名优,献媚争妍,络绎奔赴,垂杨影外,片玉壶中,秋笛频吹,春莺乍啭,
虽宋广平铁石为肠,不能不为梅花作赋也。

  一声《河满》,人何以堪?归见梨涡,谁能遣此!然而流连忘返,醉饱无时,卿卿虽爱卿卿,一误岂容
再误。遂尔丧失平生之守,见斥礼法之士,岂非黑风之飘堕、碧海之迷津乎!余之缀葺斯编,虽以传芳,实
为垂戒。王右军云:“后之览者,亦将有感于斯文也。”

  瓜洲萧伯梁,豪华任侠,倾财结客,好游狭斜,久住曲中,投辖轰饮,俾昼作夜,多拥名姬,簪花击鼓
为乐。钱虞山诗所云“天公要断烟花种,醉杀瓜洲萧伯梁”者是也。

  嘉兴姚北若,用十二楼船于秦淮,招集四方应试知名之土百余人,每船邀名妓四人侑酒,梨园一部,灯
火笙歌,为一时之盛事。先是,嘉兴沈雨若费千金定花案,江南艳称之。

  曲中狎客,则有张卯官笛,张魁官箫,管五官管子,吴章甫弦索,钱仲文打十番鼓,丁继之、张燕筑、
沈元甫、王公远、朱维章串戏,柳敬亭说书。或集于二李家,或集于眉楼,每集必费百金,此亦销金之窟
也。张卯尤滑稽婉腻,善伺美人喜怒。一日,偶触李大娘,大娘手碎其头上鬃帽,掷之于地。卯徐徐拾起,
笑而戴之以去。 张魁,字修我,吴郡人,少美姿首,与徐公子有断袖之好。公子官南都府佐,魁来访之。
阍者拒,口出亵语,且诟厉,公子闻而扑之,然卒留之署中,欢好无间,以此移家桃叶渡口,与旧院为邻。
诸名妓家往来习熟,笼中鹦鹉见之,叫曰:“张魁官来!阿弥陀佛!”魁善吹箫、度曲,打马投壶,往往胜其
曹耦。每晨朝,即到楼馆,插瓶花,爇炉香,洗岕片,拂拭琴几,位置衣桁,不令主人知也。以此,仆婢皆
感之,猫狗亦不厌焉。后魁面生白点风,眉楼客戏榜于门曰:“革出花面蔑片一名,张魁不许复入。”魁惭恨,
遍求奇方洒削,得芙蓉露,治除。良已,整衣帽,复至眉楼,曰:“花面定何如!”

  乱后还吴,吴中新进少年,搔头弄姿,持箫擫管,以柔曼悦人者,见魁则揶揄之,肆为诋諆,以此重穷
困。龚宗伯奉使粤东,怜而赈之,厚予之金,使往山中贩岕茶,得息颇厚,家稍稍丰矣。然魁性僻,尝自言
曰:“我大贱相,茶非惠泉水不可沾唇,饭非四糙冬舂米不可入口,夜非孙春阳家通宵椽烛不可开眼。”钱财
到手辄尽,坐此不名一钱,时人共非笑之,弗顾也。年过六十,以贩茶、卖芙蓉露为业。庚寅、辛卯之际,
余游吴,寓周氏水阁。魁犹清晨来插瓶花、爇炉香、洗岕片、拂拭琴几、位置衣桁如曩时。酒酣烛跋时,说
青溪旧事,不觉流涕。丁酉再过金陵,歌台舞榭,化为瓦砾之场,犹于破板桥边,一吹洞箫。矮屋中,一老
姬启户出曰:“此张魁官箫声也。”为呜咽久之。又数年,卒以穷死。

  岁丙子,金沙张公亮、吕霖生、盐官陈则梁、漳浦刘渔仲、如皋冒辟疆盟于眉楼。则梁作盟文甚奇,末
云:“牲盟不如臂盟,臂盟不如神盟。” 中山公子徐青君,魏国介弟也。家赀钜万,性华侈,自奉甚丰,广蓄
姬妾。造园大功坊侧,树石亭台,拟于平泉、金谷。每当夏月,置宴河房,日选名妓四、五人,邀宾侑酒。
木瓜、佛手,堆积如山;茉莉、珠兰,芳香似雪。夜以继日,恒酒酣歌,纶巾鹤氅,真神仙中人也。弘光朝
加中府都督,前驱班剑,呵导入朝,愈荣显矣。乙酉鼎革,籍没田产,遂无立锥;群姬雨散,一身孑然;与
佣、丐为伍,乃为人代杖。其居第易为兵道衙门。一日,与当刑人约定杖数,计偿若干。受刑时,其数过倍,
青君大呼曰:“我徐青君也。”兵宪林公骇问左右,左右有哀王孙者,跪而对曰:“此魏国公之公子徐青君也,
穷苦为人代杖。其堂乃其家厅,不觉伤心呼号耳。”林公怜而释之,慰藉甚至, 且曰:“君倘有非钦产可清还
者,本道当为查给,以终余生。”青君顿首谢曰:“花园是某自造,非钦产也。”林公唯唯,厚赠遣之,查还其
园,卖花石、货柱础以自活。吾观《南史》所记,东昏宫妃卖蜡烛为业。 杜少陵诗云:  “问之不肯道名姓,
但道困苦乞为奴。”呜呼!岂虚也哉!岂虚也哉! 同人社集松风阁,雪衣、眉生皆在,饮罢, 联骑入城,红
妆翠袖,跃马扬鞭,观者塞途,太平景象,恍然心目。

  丁继之扮张驴儿娘,张燕筑扮宾头卢,朱维章扮武大郎,皆妙绝一世。丁、张二老并寿九十余。钱虞山
《题三老图》诗末句云:“秦淮烟月经游处,华表归来白鹤知。”不胜黄公酒垆之叹。

《板桥杂记》【网海拾贝】 - 大漠 - 大漠
 

  无锡邹公履游平康,头戴红纱巾,身着纸衣,齿高跟屐,佯狂沉缅,挥斥千黄金不顾。初场毕,击大司
马门鼓,送试卷。大合乐于妓家,高声自诵其文,妓皆称快,或时阑入梨园,氍毹上为“参军鹘”也。 柳敬亭,
泰州人,本姓曹,避仇流落江湖,休于树下,乃姓柳,善说书,游于金陵,吴桥范司马、桐城何相国引为上
客。常往来南曲,与张燕筑、沈公宪俱。张、沈以歌曲、敬亭以谭词,酒酣以往,击节悲吟,倾靡四座,盖
优孟、东方曼清之流也。后入左宁南幕府,出入兵间。宁南亡败,又游松江马提督军中,郁郁不得志。年已
八十余矣,间过余侨寓宜睡轩中,犹说《秦叔宝见姑娘》也。

  莱阳姜如须,游于李十娘家,渔于色,匿不出户。方密之、孙克咸并能屏风上行,漏下三刻,星河皎然,
连袂间行,经过赵、李,垂帘闭户,夜人定矣。两君一跃登屋,直至卧房,排闼开张,势如盗贼。如须下床
跪称:“大王乞命!毋伤十娘!”两君掷刀大笑,曰:“三郎郎当!三郎郎当!”复呼酒极饮,尽醉而散。盖如须
行三,郎当者,畏辞也。如须高才旷代,偶效樊川,略同谢傅,秋风团扇,寄兴扫眉,非沉溺烟花之比,聊
记一条,以存流风余韵云尔。

  陈则梁,人奇文奇,举体皆奇,尝致书眉楼,劝其早脱风尘,速寻道伴,言词激切。眉生遂择主而事,
诚以惊弓之鸟,遂为透网之鳞也。扫眉才子,慧业文人,时节因缘,不得不为延津之合矣。 十七、八女郎
歌“杨柳岸,晓风残月”,若在曲中,则处处有之,时时有之。   予作《忆江南》词有云: “江南好景本无多,
只在晓风残月下。”思之只益伤神,见之不堪回首矣。

  沈公宪以串戏见长,同时推为第一。王式之中翰、王恒之水部,异曲同工,游戏三昧,江总持、柳耆卿
依稀再见,非如吕敬迁、李仙鹤也。 乐户有妻有妾,防闲最严,谨守贞洁,不与人客交言。人客欲强见之,
一揖之外,翻身入帘也。乱后,有旧院大街顾三之妻李三娘者,流落江湖,遂为名妓。忽为匪类所持,暴系
吴郡狱中。余与刘海门梦锡兄弟及姚翼侯、张鞠存极力拯之,致书司理李蠖庵,仅而得免。然亦如严幼芳、
刘婆惜,备受箠楚决杖矣。三娘长身玉色,倭堕如云,量洪善饮,饮至百觥不醉。时辛丑中秋之际,庭桂盛
开,置酒高会,黄兰岩、方邵村及玉峰女士冯静容偕来。居停主人金叔侃,尽倾家酿,分曹角胜,轰饮如雷,
如项羽、章邯钜鹿之战,诸侯皆作壁上观。饮至天明,诸君皆大吐,静容亦吐,髻鬟委地,或横卧地上,衣
履狼藉。惟三娘醒,然犹不眠,倚桂树也。兰岩贾其余勇,尚与翼侯喝拳,各尽三、四大斗而别。嗟乎!俯
仰岁月之间,诸君皆埋骨青山,美人亦栖身黄土。河山邈矣,能不悲哉!

  吴兴太守吴园次《吊董少君诗序》有云:“当时才子,竟着黄衫;命世清流,为牵红线。玉台重下,温郎
信是可人;金屋偕归,汧国遂成佳妇。”是时,钱虞山作于节度,刘渔仲为古押衙,故云云尔。辟疆老矣,一
觉扬州,岂其梦耶!

  李贞丽者,李香之假母,有豪侠气,尝一夜博输千金立尽,与阳羡陈定生善。香年十三,亦侠而慧,从
吴人周如松受歌,《玉茗堂四梦》皆能妙其音节,尤工琵琶。与雪苑侯朝宗善,阉人阮大铖,欲纳交于朝宗,
香力谏止,不与通。朝宗去后,有故开府田仰以重金邀致香。香辞曰:“妾不敢负侯公子也。”卒不往。 盖前
此阮大铖恨朝宗,罗致欲杀之,朝宗跳而免;并欲杀定生也,定生大为锦衣冯可宗所辱。

  云间才子夏灵首作《青楼篇》寄武塘钱漱广,末段云:“二十年来事已非,不开画阁锁芳菲。那堪两院
无人到,独对三春有燕飞。风弦不动新歌扇,露井横飘旧舞衣。 花草朱门空后阁,琵琶青冢恨明妃。 独有
青楼旧相识,蛾眉零落头新白。  梦断何年行雨踪,情深一调留云迹。  院本伤心正德词,乐府销魂教坊籍。
为唱当时《乌夜啼》,青衫泪满江南客。”观此,可以尽曲中之变矣,悲夫!

《板桥杂记》【网海拾贝】 - 大漠 - 大漠
 
宋惠湘,秦淮女也。兵燹流落,被掳入军。 至河南卫辉府城, 题绝句四首于壁间, 云:“风动江空羯鼓催,
降旗飘飐凤城开。将军战死君王系,薄命红颜马上来。”“广陌黄尘暗鬓鸦,北风吹面落铅华。可怜夜月《箜
篌引》,几度穹庐伴暮笳。”“春花如绣柳如烟,良夜知心画阁眠。今日相思浑似梦,算来可恨是苍天。 ”“盈
盈十五破瓜初,已作明妃别故庐。谁散千金同孟德,镶黄旗下赎文姝?”后跋云:“被难而来,野居露宿。即
欲效章嘉故事,稍留翰墨,以告君子,不可得也。偶居邸舍,索笔漫题,以冀万一之遇,命薄如此,想亦不
可得矣。秦淮难女宋惠湘和血题于古汲县前潞王城之东。”潞王城,潞藩府第也。

  燕顺,淮安妓女也,年十六,知义理,每厌薄青楼,以为不可一日居。甲申三月,凤阳督师马士英标下
兵鼓噪而散,突至淮城西门外,马步五六百人,掳掠甚惨。妓女悉被擒,顺独坚执不从,兵以布缚之马上,
顺举身自奋,哭詈不止,兵竟刃之。

  又,山东郯城县之李家庄,旗亭壁间题三绝句,云:“不扫双蛾问碧纱,谁从马上拨琵琶?驿亭空有归家
梦,惊破啼声是夜笳。”“日日牛车道路赊,遍身尘土向天涯。不因薄命生多恨,青冢啼鹃怨汉家。”“惊传县吏
点名频,一一分明汉语真。世上无如男子好,看他髡发也骄人。”末书云:“吴中羁妇赵雪华题。” 凡此数者,
皆群芳之萎道旁者也。

《板桥杂记》【网海拾贝】 - 大漠 - 大漠
 
沈石田作《盒子会辞》。其序云:“南京旧院,有色艺俱优者,或二十、三十姓,结为手帕姊妹。每上元节,
以春檠、巧具、殽核相赛,名‘盒子会’。 凡得奇品为胜,输者具酒酌胜者,中有所私,亦来挟金助会,厌厌
夜饮,弥月而止。席间设灯张乐,各出其技能,赋此以识京城乐事也。”辞云:

  平康灯宵闹如沸,灯火烘春笑声内。
  盒奁来往斗芳邻,手帕绸缪通姊妹。
  东家西家百络盛,装殽饤核春满檠。
  豹胎间挟鳇冰脆,乌榄分搀椰玉生。

  不论多同较奇有,品色输无例赔酒。
  呈丝逞竹会心欢,裒钞裨金走情友。
  哄堂一月自春风,酒香人语百花中。
  一般桃李三千户,亦有愁人隔墙住。

《板桥杂记》【网海拾贝】 - 大漠 - 大漠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http://kanzaizhongguo.blog.163.com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